忘控

罗斯亲妈!

差班生【瑞嘉/安雷】9

    这里……是个咖啡厅?
    梦境里这个点,貌似是下午,这条街上人还很多,这家咖啡厅装潢很不错,看起来价钱应该不便宜。格瑞不知道哪里来的感觉:自己得进去看看。
    格瑞推门进去,但是格瑞刚碰到门把手,手上却抓空了,一下子跌了进去,格瑞现在已经在店内,他回头看了看依旧关着的门……
    【我摸不到这里的实物……】格瑞意识到。
    与此同时,格瑞反应过来,前几次梦境没有一次像这次这么真实,以前的梦境永远像泡沫一样,隐隐约约能看到或者感觉到什么,但真的要去抓住点什么重要的事情,又是化为一片泡影。
    他这次,一定要把握好这次机会。
    “再给我一杯。”
    生后传来熟悉的声音,格瑞听得出来,这是他自己的声音。
    “格瑞”满脸通红,平时一直戴的发带也不见了,头发凌乱地散了下来,格瑞知道“他”喝醉了。
    自认为自己从来没有喝酒抽烟的习惯,原来真的还有这一面,为了谁……
    “啧,格瑞,你什么时候这么……”一旁的黑发女孩子一边擦着酒杯,一边斜眼瞟了几眼即将不省人事的“格瑞”,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。
    “他……失踪多久了?”凯莉放下手里擦干净的酒杯。
    “……”“格瑞”已经睡过去了。
    【失踪?他?谁?】格瑞心里一大串的问号。
    “砰!”店门被踹开了。
    “格瑞你真是笨到家了!”
    格瑞心里一惊,这个声音!太熟了!格瑞回头去看闯进来的人,渐渐视线变得模糊起来【别!求你了!让我确认一遍再模糊啊!】眼前留下一抹耀眼的金黄色,下一秒眼前就是一片黑。
    “!”格瑞猛然从床上坐起来。
    安莉洁看着反应这么激格瑞,“嗯?看到什么了?”
    “我在一家咖啡厅喝醉了,碰到了一个人……”
    “嗯?”安莉洁问道。
    “不是……不,好像……好像……又是,嘶——”格瑞只感觉自己行脑子要炸了,想到那个人,头就疼得没边没际的。
    安莉洁“哦”了一声“据几次你梦境来看,问题应该就出在这个人身上,你貌似……不想想起这个人?”安莉洁轻飘飘地问了一句。
    格瑞没接话。
    “你是不是想忘记他……或者忘记关于他的什么事?”安莉洁有悠悠地问了一句。
    “……对不起,还是想不起来……”格瑞需要静静。

    这个房间嘉德罗斯呆惯了,屋子很黑,从小不乖父亲就把他关在这里,现在还是没变。没光,暗得很。曾经有人告诉过他“嘉德罗斯,你的光照进了我世界。”可是现在,嘉德罗斯在想自己真的是光吗,明明连自己都照不亮。
    我要离开。
    “嘉德罗斯,我是你的父亲,听命于我也是天经地义,你的存在就是为了继承家业,别的休想。”
    从出生以来就是个工具,父亲一直这么认为,嘉德罗斯想。
    你说传宗接代?呵,这个男人会造……
    我要离开。
    男孩缩在角落“喂,祖玛,你和雷德去找一下雷狮……”

    前面位子空了。
    “别瞪我格瑞,我也不知道那货去哪儿了。”雷狮双手一摊,二郎腿一翘。
    “嗯……内个,格瑞,嘉德罗斯真的是自己走的,一条消息都没给我们留。”安迷修看着格瑞不相信的眼神连忙解释道。

    没有几天,嘉德罗斯回来了。
    “呦,还知道回来。”雷狮冲着嘉德罗斯阴阳怪气。
    后座格瑞只是撇了一眼嘉德罗斯,接着又埋头看书。【这家伙还真是冷漠。】
    “格瑞?”嘉德罗斯好久没见格瑞,好久没找事了,硬将肉嘟嘟的包子脸挤进格瑞视线。
    “你干什么嘉德罗斯。”
    “我很久没来上课了,不接我笔记?格瑞大学霸?”
    “你需要吗?”也是。
    嘉德罗斯眯起眼盯了会儿格瑞,“哼”了一声,转身坐回了座位。
    “嘉德罗斯大人!您最近去哪儿了呀?!”雷德都在嘉德罗斯身边大嚷小嚷。

    “格瑞。”雷狮突然站起来走到格瑞身边,“你……果然从来不是嘉德罗斯的对手……无论哪个方面。”雷狮第一次这么一本正经。
   
    人们常常把有希望称之为看见光,看见光,真的有希望吗?嘉德罗斯看见了光,希望呢?

    格瑞走到宿舍门口,和站在门口的嘉德罗斯大眼瞪小眼。
    “嘉德罗斯你干嘛。”
    “等你。”嘉德罗斯靠在门框上双手交叉,丝毫没有要让他进去的意思。
    格瑞到没有多大反应,拉开嘉德罗斯,拿钥匙开门。
    嘉德罗斯一把纠住格瑞的衣袖往身边一拽“你就不准备让我进去?”
    “嘉德罗斯,我不知道你想干嘛,我想……”格瑞停了,呼了一口气,抬起头看向嘉德罗斯“我想,我选择忘记你,一定有我的理由。”
    “你都想起来了。”没有疑问。
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 “现在也不迟。”
    “你不是他。”格瑞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平淡。
    “怎么看出来的。”“嘉德罗斯”也不隐瞒。
    “眼睛,他的眼睛里有光。”格瑞开了门。

    男孩在这个屋子的角落,一动不动,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无力。

    “格瑞,现在,他需要你。”“嘉德罗斯”说。

(待续)

太太产粮真的太棒了!!去世……

梵瑛🌻:

合志《青紫》本宣

预售地址:青紫预售

作者:

安之若累 @安之若累 

茶树菇 @月球表面茶树菇 

葱 @葱☆ 

梵瑛  @梵瑛🌻 

离说 @离说 

水母 @都不知道 

颜色 @不知热 

封面:LCCC @LCCC 

赠品明信片:

LCCC

然仔 @然仔 

赠品吧唧:眠 @zzz 

特典双人立牌:一条鳗鱼丝 @一条鳗鱼丝  

赠品明信片:LCCC   @LCCC 

外封设计&排版&宣图:南大古  @南大古 

校对:丘丘

总字数:10W5   全年龄

页数:200p  价格:50元

全部收录篇章试阅点我 

预售前十赠送特典双人双层大立牌

特典加购价40元,限量100,不可单拍或多拍

预售时间5月1日14:00至5月31日14:00

其他事项具体请看宣图!

首发CP22,两天都有!


最后是抽奖活动!从转发推荐转载里面抽三人送全套!

差班生【瑞嘉/安雷】8

    今天已经是假期第三天了,嘉德罗斯终于找到空隙,溜去了海滩,被格瑞按在宾馆的感觉简直差爆了。今天嘉德罗斯逮着机会就拽着雷狮跑出了宾馆。
    “格瑞……还是老样子?”雷狮看着嘉德罗斯吸完
了一杯冰可乐,终于忍不住先开口了。
    “嗯。”嘉德罗斯换了下一杯芬达,“昨天我爸我发了条消息,他说我还剩两个月不到的时间,哼,周围监视我的人还真是不少。”
    “已经三个月了,医生不是说过这个不难治吗,这么长时间一点反应也没有?”雷狮挑了挑眉,突然凑上前,压低了声音说到“嘉德罗斯,别是你魅力真的不行了吧,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    “雷狮你想死直说,别拐着弯。”嘉德罗斯捏碎了手里的玻璃杯【两个月?就算格瑞是金刚石做的,这两个月,也够我在他心上撬出一条口子,等着……】
    “安迷修昨天晚上是不是对你太猛了。”嘉德罗斯突然的一句话,让雷狮差点被呛死。
    “咳……咳咳咳,什,什么?!”
    “你们昨天没做爱?”嘉德罗斯歪了歪头问到。
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 “我看你已经换了好几个坐姿了,后面很疼吗?你们做之前没有……”
    “雷狮!”嘉德罗斯的话被安迷修的声音打断了。
    安迷修一路跑过来的,领带还是松垮垮的,一看就是胡乱收拾了一下跑出来的。
    “呦,男一号来了。”嘉德罗斯向后靠着躺椅,饶有兴趣地托着下巴看着跑的气喘吁吁的安迷修和应堂发黑的雷狮。
    “呼,呼——雷狮你一大早跑出来干嘛,一早上就不见了,吓死我了……你……还在生气?”安迷修见雷狮阴着一张脸一句话没讲。
    “好了好了,昨天是我不好。”安迷修看了看一旁的嘉德罗斯,低头凑在雷狮耳边贴心地问到,“怎么?现在还疼?要不……回去我再去给你上点药?”
    “滚!”雷狮起身就推开安迷修,往宾馆方向气势汹汹地走去。【安迷修你个智障!你以为嘉德罗斯看不出来吗!】雷狮再心里破骂道。
    “……嘉德罗斯,格瑞终于放你出来了?”安迷修想去追雷狮,但出于礼貌,总要向嘉德罗斯问候几声,虽然安迷修知道不会接到嘉德罗斯的什么好态度。
    “再不追,雷狮可能已经开始撕你的衬衫了。”嘉德罗斯翘着二郎腿从服务员端过来的盘里接过一个汉堡,啃了起来。
    安迷修微笑着的脸一下子僵住了,下一秒就朝雷狮的方向撒腿跑去,“雷狮!手下留衫!”惨烈的呼喊声让嘉德罗斯很受用。
    嘉德罗斯昨天不止接到了父亲的消息,而且还接到了医生的消息:
   嘉德罗斯
   格瑞最近的梦境治疗已经有点进展了,他醒来的时候和我说,他在梦境里,感觉梦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,但是具体不记得了,只知道那个人对他来说很重要,估计在下一次治疗里,会有一点突破了,下次预定,格瑞定了下周六下午一点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安莉洁
    ……
    【重要的人……格瑞,等你全部想起来,你真的还会把我当成重要的人吗……】嘉德罗斯冷笑一声,一口气吞掉了剩下的汉堡,吸完了被子里的芬达,把钱扔在桌上就走人了。
    ……
    格瑞今天被银爵叫去“教育”了。今天银爵来找他的时候,格瑞有一种这个人已经无药可救的“错觉”。
    银爵房间……
    “格瑞……你前天说的所有话,你都是认真的?”银爵严肃得用自己沉重而沙哑的声音问到。
    “什么话……”格瑞很好奇这个银爵为什么会纠结前天发生的事情……闲的?
    银爵严肃地坐在沙发上看着格瑞 “说真的,格瑞,我不相信你是这样的人,你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,我觉得你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朋友,所以……你能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吗。”银爵一本正经地问着格瑞。
    “……银爵,你到底想说什么。”格瑞实在是觉得自己能力有限,银爵这货到底在说什么!?
   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,银爵用他高超的语言能力,成功的阐述了一个变态如何蹂躏一个未成年的故事。
    格瑞天大的耐心在这一个小时里消失殆尽,留了一句“银爵,有病要去医院。”就摔门走了。
   【格瑞!要去医院的是你好伐!】银爵觉得这几天他还得关在宾馆里好好刷一下世界观。
    格瑞现在真的很好奇为什么他周围没一个正常人,嘉德罗斯,一个不可理喻的小屁孩;雷狮,和嘉德罗斯一样的一个疯子;安迷修,一个只会充着疯子的智障骑士……他以为银爵会是唯一一个会说人话的人……现在他知道自己错了。
    想想自己已经把嘉德罗斯关在宾馆一天多了,估计他早就趁着他去银爵那儿的时间跑出去了。格瑞觉得自己简直就是自找麻烦,嘉德罗斯的房卡被掰坏了……这么弱智的谎话格瑞当然不信,但是没揭穿,任由嘉德罗斯耍他的小伎俩,还作死地去关心他的脚上的伤口。这要放在以前,他格瑞会这么做简直就是见鬼,现在疯格瑞估计早就也被嘉德罗斯他们带疯了吧……
    格瑞轻笑了一声,嘲笑着自己在嘉德罗斯面前并不存在的定力。
    明天是格瑞假期的最后一天。明天就是星期六,他和安莉洁约好了的治疗还是要继续的。 对于格瑞来说,假期放不放其实没什么大不了,比起假期,他更希望自己可以回忆起自己遗忘的事情……
    格瑞提前一天离开了……
    “喂,嘉德罗斯,不去安莉洁那里吗?”雷狮摊在沙发里,掂着手里的苹果,说完顺势啃了一口。
    “闭嘴,你真的很烦。”嘉德罗斯给自己的游泳圈打好了气“游泳去了。”嘉德罗斯站了起来,环着游泳圈跑向沙滩。
   
    格瑞坐在机场里,这几天和一帮神经病搅和在一起,现在一个人静下来,才发现自己这个假期过得有多无聊,80%的时间是看着嘉德罗斯,把他按在宾馆里,这么几天下来,格瑞居然才发现自己已经和嘉德罗斯耗了这么久了,也不知道嘉德罗斯这个人会不会好好给自己上药,嘉德罗斯吃痛估计不会去揉淤血,不过已经这么久了,就算不揉也应该快好了……
    ……
    格瑞一回到学校就放下行李去安莉洁的诊所,安莉洁已经在诊所等了半个小时了。
     “格瑞,你来啦,来吧,和上次一样,梦境回忆的疗法……”安莉洁看见格瑞推门进来,就起身指了指一遍的空床位道。
    “安莉洁。”格瑞打断了安莉洁的话。
    “嗯?”
    “这个梦疗,到底有没有用。”格瑞眯着眼睛盯着安莉洁“我接受这个治疗以来,已经好几个月了,全梦到的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,我还要继续……”
    “失忆这种东西,其实就相当于吧自己的东西埋了起来,特别是你的这种,”安莉洁顿了顿,“选择性失忆,能不能回忆起来其实全靠自己,真搞不明白你们这些人啊,明明最想忘记那些事情,真的忘记之后又要想方设法想起来。”安莉洁轻笑了一声,“全当给我赚外快咯~”
    “好了,来躺这儿吧。”安莉洁朝格瑞招了招手。
    “嗯。”【我自己……到底想忘记的是什么。】
    格瑞走过去躺上了床,闭上了双眼,听着安莉洁熟悉的话语……
    “梦境里面……有你们想要的一切……放轻松感受这笔财富……那里是我们的天堂……你想要的东西……就在那里……”安莉洁悠悠地说着,渐渐格瑞听不清安莉洁的声音了,他知道自己将要进入梦境……梦境和梦不一样,梦境里,格瑞能有清醒的意识和头脑,能听到来自现实的安莉洁的声音……
    这里是……哪里?好像是一个咖啡厅……

(待续)

考前坚持更一章~真的要溜了~考完再见~么么哒!

小高考忙的没时间更文啊啊啊啊啊啊!好想念我的嘉嘉~哭T﹏T,发誓考完之后一定好好更文【可能不存在】,好好甜【虐】一把!

差班生【瑞嘉/安雷】7

    格瑞转身就进了卫生间,顺手甩上了门。
    “砰砰砰!”
    “格瑞!你出来给我说清楚!你说什么!听到没有!”
    格瑞开了冷水,哗啦啦地冲在脸上。他估计着嘉德罗斯过不了多久就会卸了这扇门闯进来,这段时间,足够他冷静下来。
    格瑞感觉门快被嘉德罗斯敲废了,格瑞想了嘉德罗斯可能会揪着自己的领子,凶神恶煞地问的问题,想好了怎么回答每一个问题,就等着嘉德罗斯破门而入。
    格瑞等了很久,嘉德罗斯没了动静……格瑞用毛巾擦了脸,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型,深呼吸一口,开了门,走了出去。
    嘉德罗斯在门外敲门敲得一包气,这个死面瘫终于有点开窍了,亲完却给我装失忆!他忍不下这口气,嘉德罗斯以为自己成功了,可是格瑞总是让他措手不及,和之前一样,这个家伙总能神不知鬼不觉得让嘉德罗斯占有欲爆表。
    嘉德罗斯气呼呼地坐在床上,踢掉了拖鞋,换掉了身上紧身的泳衣,甩再在了地上。
    嘉德罗斯看着甩出去的泳衣【不让我去海边玩?呸!我偏要去!】于是一把抓过泳衣又穿了上去,抱上游泳圈就准备跑。
    一下和刚从于是出来的格瑞装了个满怀。
    “啊!嘶——我的脚!”
    “嘉德罗斯!你要干嘛!”
    ……
    嘉德罗斯现在正凶神恶煞地死盯着格瑞,格瑞坐在沙发上,继续悠哉悠哉地烦着手机吸着奶,没错 嘉德罗斯再次被格瑞纠了回来,把他甩上床的时候,不小心甩到嘉嘉的脚,嘉德罗斯吃痛得一声惨叫。
    格瑞再次给嘉德罗斯上了药,【感谢这一甩,下不了床,免得再胡闹。】格瑞良心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想,但是这是镇住这小子最好的办法,而且真的很管用。
    格瑞现在肩膀还隐隐作痛。刚刚给嘉德罗斯上药,嘉德罗斯不吃痛,嚷嚷着让格瑞放开他,锤得格瑞怀疑自己现在内脏是否安好,这个娃下手真的没个轻重,看来过会儿格瑞还得给自己上点药才行……
    突然想起的敲门声把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手机沉思的格瑞吓了一跳,这种敲门方式很凶残,和嘉德罗斯敲浴室门有的一拼。
    格瑞琢磨这可能是隔壁挖煤矿的。
    一开门。
    “格瑞我早上就和你说过,隔音效果没你想得这么好,你听不懂吗?”
    “银爵,现在是白天,不是晚上,没必要……”
    “你也知道这只白天,你们晚上做这种事也就算了!你们白天还做!”
    【做……什么?上药吗?】
    “这事儿白天有什么不能做的吗?”格瑞有点蒙。
    “……格瑞你还有这种癖好!?看不出啊!”银爵也一脸懵,接着讽刺道。
    “这和癖好无关,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。”
    “……你……该做吗?你房里嘉德罗斯对吗?他未成年你不知道?”银爵更懵了。
    “知道啊……未成年怎么了,他自己叫成那样和我有什么关系?我自认为下手已经很轻了,他那块挺严重的,现在还肿着,你不信自己去看……”格瑞觉得银爵的世界观很神奇,他真的不知道未成年和这事儿有什么关系……
    “whatfa!?”【看?你让我看!?看个屁!】银爵没见过格瑞这么新奇的一面,他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得到了刷新,得缓缓……
    “再见!”说完转身就走了,银爵再不想在这里多待一秒!这里每一个正常人!雷狮安迷修也就算了,这事儿全校几乎都知道。嘉德罗斯和格瑞咋回事儿?!他们不是天天打架吗?!啥时候好的?!还那么腻歪!?银爵觉得自己沉浸在惊恐中……
    嘉德罗斯似懂非懂得听完了外面银爵和格瑞“聊天”【格瑞你下手轻!?轻个鬼啊!还和以前一样,面摊,除了做饭好吃其他什么都不会,还硬要照顾人……以前的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……】

啊啊啊啊啊这次过年拖了好久啊——【躺尸】

差班生【瑞嘉/安雷】6

    格瑞甩下手里的酒杯就跑过去。
    “嘉德罗斯呢?”格瑞跑过去却只看到了安迷修和雷狮。
    “嘉德罗斯往深海游去了,说要去捉真的鲨鱼,给自己套了层元力抗水压,就游过去了!我和雷狮根本追不上。”安迷修指了指远处水中隐隐约约的一点金色。
    “这个疯子!”这个定义一点没错。
    格瑞脱了外套一下就扎进了水里,套了一层元力就去追嘉德罗斯。耳边是沉闷的水声,远处的一点金色身影还在不断往前,往深处游去,格瑞在心里骂了一句就用尽全力追上去,一点点靠近那个小小的身影。
    只差一步之遥,但是这么深的水里,水压不是闹着玩的,元力再抗压也是有限度的,格瑞已经有点呼吸困难了,前面嘉德罗斯的一圈元力估计也没好到哪里去,而且嘉德罗斯脚上的伤昨天就上了一次药,今天在水里泡了这么久,肯定不会好到哪里去。
    嘉德罗斯的脚伤因为过冷的水温有点刺痛,就算游也有点力不从心了,突然,外面一层元力真的撑不住,裂了……强大的水压差点把嘉德罗斯胃里的胃酸都压出来,嘉德罗斯在水里剧烈地咳起来,硬是呛了好几口水。
    格瑞终于追上嘉德罗斯,给他套上自己的元力,给两个人套元力抗水压让格瑞现在真的很吃力。格瑞在水里抱起嘉德罗斯就顺着浮力游向海面,一出海面,大量空气涌进鼻腔,嘉德罗斯咳得更厉害了,格瑞带着嘉德罗斯往岸边游。
    现在他们离岸边距离已经很远了,格瑞体力再好,这么一来一回,再带个人,早就吃不消了。
    格瑞体力现在已经透支了,他现在只觉得双腿在发软,力气快使不上了,嘉德罗斯被呛得晕晕乎乎的,意识不是很清醒。格瑞又给自己套了几层元力,靠着元力对水的一点推力,一点点向岸边靠去。
    快到岸了,雷狮和安迷修过来帮忙带上了岸……

    “咳咳咳咳……”上岸后,嘉德罗斯几乎把呛进去的水都咳了个赶紧,期间呕了一次,现在感觉很不好,但是至少胃里应该没水了。
    格瑞则是坐在一边喝水休息。
    “嘉德罗斯,过来。”格瑞突然开口让几个人都猝不及防。
    嘉德罗斯最讨厌这种命令他的语气,但是自知这次是真的欠格瑞一个人情,很不情愿地转过身挪了过去。
    “干嘛……”很不耐烦地问了一句。
    “上药。”格瑞也不在意嘉德罗斯怎么不耐烦,说完上药就上药。
    格瑞坐起来,抓过桌上的药膏挤在手指上,拉过嘉德罗斯的脚就抹了上去,嘉德罗斯的脚伤口青了,被水泡过之后肿得看上去有点严重。这次格瑞并不温柔,像是在赌气一样,一下一下力道很重,给嘉德罗斯揉着淤血。
    一开始嘉德罗斯忍着不想吱声,后来实在扛不住格瑞的力道。
    “嘶——我*,格瑞你帮我上药还是谋杀我啊!”嘉德罗斯顺势要抽回自己的脚。
    格瑞一把按住嘉德罗斯的脚。
    “现在知道疼了?刚刚往深海里游的时候不疼!?”格瑞已经憋了很久的气了。
    “本王去深海乐意,你管得着?”嘉德罗斯一点不讲道理地挑了挑下巴。
    格瑞没理他,继续低头帮他揉脚,但是安迷修觉得气场有点不对了……
    安迷修和雷狮下午接着在海滩浪,而嘉嘉被格瑞一把吊起衣服抱走了,这回宾馆的一路,格瑞没少吃苦头,嘉德罗斯是谁?除了格瑞,换了其他人,估计早就被踢翻在半路了。
    “嘉德罗斯你给我安分点儿!!”格瑞把他扛在肩头。
    “你凭什么带我回去!!去深海怎么了!!我**还死不了!”嘉德罗斯开始爆脏话。
    “我等你死了再给我哭后悔!”格瑞讽刺道。
    ……
    嘉德罗斯和格瑞回酒店时,店里的服务员小姐姐们被吓坏了,说是嘉德罗斯被格瑞抱着拖进来的,但用“殴打”这个词其实更恰当……
    格瑞艰辛地吧嘉德罗斯拖进了房间。
    “格瑞!你放开我!你凭什么,唔!……”
    格瑞没等嘉德罗斯说完,就恶狠狠地咬上嘉德罗斯那张不饶人的嘴。
    嘉德罗斯真的彻底没声儿了……但是嘉德罗斯脑子里可那么安静。【格格格格瑞……亲……我……(烟花炸裂)我我我我去!他认真的吗!】
    格瑞报复地在嘉德罗斯嘴唇上狠狠地咬了一口,嘉德罗斯吃疼地“嘶”了一声,终于清醒过来。
    “格瑞你干嘛亲我!要打架一句话的事儿!”嘉德罗斯羞恼地涨红了包子脸,像极了一只炸毛的猫科动物。
    【对啊,格瑞你在干嘛!】格瑞现在乱的很。【我为什么要亲他啊!】
    “就喜欢你,心疼你行不行!”格瑞板着脸训斥嘉德罗斯。
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 “格瑞,你说什么?再说一遍。”
    “……自己想。”格瑞转身要走进卫生间,他觉得现在自己真的需要降个温啊啊啊!
    (待续)

    最近补课好忙啊 作业巨多,嘤嘤嘤,不定时更文,可能没有那么及时,抱歉各位~嘤嘤嘤,我也很难过~

凹凸瑞嘉~

    最近凹凸同人瑞嘉广播剧终于开始做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(催音催的好辛苦嘤嘤嘤,但是我不怕!)等广播剧出来,就来通知各位~喵~

今天一次性拿了所以的包裹……感觉自己起飞了!儿子!赶紧给我和格瑞滚去结婚!(对不起儿子,出了这次,以后妈妈绝对不凶你。)

差班生【瑞嘉/安雷】5

    “要你管!”嘉德罗斯嚷了一句。
    格瑞终于知道为什么嘉德罗斯能和雷狮搅和在一起了……
    “雷狮!等我!”嘉德罗斯对门外喊了一句,手上匆忙地给自己套上衣服,冲进浴室开始“乒乒乓乓”刷牙洗漱,几分钟后嘉德罗斯从浴室里出来,看见格瑞也穿好了衣服。
    “你也去?”嘉德罗斯连格瑞名字都懒得喊,就问了一句。
    格瑞一声不吭进了浴室。
    【切,什么臭脾气,本王还不想理你呢。】“雷狮!走!”嘉德罗斯揣上大黄鸭游泳圈,推开门就拉着雷狮跑掉了。安迷修一脸苦大仇深看着两个越来越远的身影,转头就和格瑞说:“格瑞,我还是和你一起走吧。”
    格瑞揣上一只膏药“嗯”了一声。
    此时的银爵坐在床上听着门外的吵闹声和脚步声,【**的,度什么假!起这么早!你们**吃屎了吗!】
    格瑞真的想敲爆自己的脑壳,他真的很好奇,嘉德罗斯那个混蛋自己都对自己脚上的伤不上心,他瞎操心个什么劲儿。

    早晨的海边吹的风还略带一点刺骨的凉意,太阳光撒在身上也只像批了一件薄薄的轻纱一样并没有什么卵用。
    嘉德罗斯和雷狮两个不怕死的家伙,甩开了外套就往海水里蹦。嘉德罗斯的脚伤似乎并不能影响他的热情,跑起来虽然一瘸一拐,但是速度却不见放慢的,头一个冲进了海水里。
    “雷狮!我们今天比谁捉的鲨鱼多!输的人要吃耳光!”嘉德罗斯对着不远处的雷狮喊道。
    “哈哈!好啊!等着输吧嘉德罗斯!”雷狮毫不示弱。
    说着两个人猛吸一口气,双双扎进了水里。
    后面两个慢慢踱步踱过来的老远听到两个人的对话。
    “你就是这么教你们雷狮的?”格瑞先开口了。
    “教?呵呵,我说他自学成‘才’,你信吗。”安迷修无奈地尬笑了一阵,“连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考到年纪前五的。”
    “没事,还有年纪第一呢。”格瑞推了推墨镜。
    安迷修和格瑞买了两杯香槟,在海滩边租了两张躺床坐了下来,他们看着两个在海水里嬉闹的两个人,一种为人父母的莫名其妙的感觉油然而生。
    太阳在慢慢上爬,海滩的人也越来越多,周围渐渐热闹起来,安迷修和格瑞晒晒太阳,喝喝香槟,有句没句地聊着些有的没的。
    直到两个在海水里泡了很久的娃一脸没精打采地走上岸,雷狮一把拿过安迷修的香槟,喝了个干净。嘉德罗斯也走了过来,手里拎了两条被拧了头的海蛇,走到格瑞身边,把两条可怜的尸体甩在了地上,学着雷狮的样子,拿过格瑞的香槟,一口灌了下去,紧接着又被全部呛了出来,一阵猛咳,咳得泪盈盈的,格瑞实在看不下去了,帮他拍了拍背。
    “我这杯比安迷修的多,你看也不看就一口闷?”好嘛,还不忘讽刺他几句。
    “根本就没有鲨鱼……”雷狮突然冒了一句。
    “我早就说过了啊,浅滩没有鲨鱼,你偏不信。”安迷修捏了捏雷狮的脸,很无奈,但是还是笑了。
    ……
    四个人突然都沉默了,谁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。
    雷狮盯了一会儿地上的海蛇尸体。
    “嘉德罗斯!要不我们去抓海蛇吧!”
    “走嘛?”嘉德罗斯也眼前一亮。
    “走!”说完,这两个活宝又跑开了。
    “……我靠,这里的好多水蛇是不允许捕杀的啊喂!你们两个!”安迷修刚刚的笑容一瞬间消失了个干净,撒腿就追上去。
    格瑞看他们都跑开了,一个人悠哉悠哉地给自己又倒上了一杯香槟,躺了下来。现在阳光晒在身上终于有点热了,配上海风,这样躺着很舒服,格瑞从口袋里掏出那只药膏扔在了一边的桌子上。
    嘉德罗斯不是一个让人省心的家伙,格瑞记得第一次见他,他就带着满身的刺,同时又无比地耀眼。嘉德罗斯的刺不仅让别人难以靠近,而且有的时候控制不好,还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。嘉德罗斯和格瑞的第一次干架,打完两个人都体无完肤,格瑞看着都疼,但嘉德罗斯却还是扛着自己的棍子,一脸满足而且无所谓地笑着,乐此不疲。
    格瑞知道,只要是个人,这样的伤至少要养几个礼拜,但是嘉德罗斯第二天披着一身的伤口,继续来找格瑞的茬,找着机会打架。格瑞看着嘉德罗斯身上还没好的伤,为了避免再打架,蹦开了旧伤口,再加点新的伤口,格瑞经常是能避开就避开。
    嘉德罗斯这个疯子。
    格瑞在心默默给嘉德罗斯下了个定义,嘴上却笑出了声。格瑞想了很久。【嘉德罗斯啊——啧,让人头大。】
    “格瑞!!!格瑞!!!快过来帮忙!!!”突然安迷修在海边急呼格瑞。
    【又是什么屁大的事情。】格瑞想。
    “快!!!嘉德罗斯出事了!!!!”安迷修看见格瑞慢慢踱过来手里还拿了杯香槟就急了。
    “什么!?嘉德罗斯又干什么了!?”格瑞甩开手里的酒杯就跑了过去。
(待续)

今天是瑞嘉日啊啊啊!!!是我儿子重要的一个日子,拼了命也要在十二点之前把第五章跟完!!为了嘉嘉!打算凌晨的时候尽力第二更!(可能做不到吧……)